现代汝窑达到古汝窑的水平了吗 ?www.368838.com

更新时间:2019-10-04

  好奇,在看茶具的时候,看到了现代的汝窑,单单从图片上看不出区别(小白一个+眼拙)。后来查了一下说是汝窑的传承已在宋代后失传。 所以,好奇现代汝窑达到古汝窑的水平了吗?

  ~~~~~~~~~~~~~~~~~~~~~~~~~~~~~~~~~~~~~~~

  在博物馆见过宋代汝窑和官窑的物件(照片在北京电脑,现无法提供),不提岁月留下的痕迹,仅说两点小缺陷:

  1、瓷胎修型不正,从水平视角或是垂直视角都可以看出瓷胎的变形(不影响整体审美,但确实有肉眼可见的形变)。

  2、釉层厚度不均匀,可观察到肉眼可见的薄厚变化(可别穿凿成古人刻意的小心思啊(⊙﹏⊙)b)

  这些缺陷是客观存在的,但对我们的审美并不构成障碍。但不能因为这些东西是老物件,就刻意的忽视这些缺陷。

  现代一些优质的陶瓷艺术家创作的作品,在各种辅助条件的帮助之下(此处不是指灌浆注模之类的下九流货色,晓芳窑的粉丝之流请自行退散——每个答案总想黑一个利益相关o(╯□╰)o),已经具备更好的艺术表现。

  图二图三的这个杯子按照胎质、胎和釉层的厚度应该划分为官窑系,但又采用了多于汝窑中使用的支钉烧,且这里的“芝麻钉”不但形似芝麻,而且大小真正达到了芝麻的尺度。以上瓷器,全部都是纯手工制作,绝非机器批量生产的圈钱货色。

  从敬业角度出发,我不认为现代精心治瓷的艺术家们与古代的瓷工会有何等区别,但是现代我们可以拥有大量古人所不具备的辅助条件——这还是在排除各种灌浆注模酸洗作色等种种无耻手段之后。若是说“宋汝窑”/“宋官窑”,那么答案一定是“无法比较”,因为年代本身就是无法复刻的。但若是说“现代汝窑”/“现代官窑”与古代器物的对比(以两者最高级物品进行比对),那么现代最高水准一定高于古代。时代一直在“演进”,而“演进”的大趋势我个人相信一定是“进步”。

  在这一点上,茶具与茶或有共同之处。当你对茶具的取舍点放在年份时,那么就必须严格的区分鉴别,现代制品制作再精美也不可冠上古董的名头,当你对茶叶的取舍点放在名头时,再烂的西湖龙井也是西湖龙井,其它地区茶菁按龙井工艺制作的茶品味道再鲜美价格再低廉也不可冠以“西湖龙井”的名头,求真的底线在道德。而当你对茶具的取舍点放在其审美价值时,如同“以质选茶”一样,分辨能力才是你的依仗。真归真,好归好,归根结底,还是道德底线的坚持。

  很多时候,崇古到媚古的程度只会让自己失去对事实的判断能力——此语针对目前某些社会现象,并非针对题主与其它答案。

  ~~~~~~~~~~~~~~~~~~~20150506~~~~~~~~~~~~~~~~~

  一直以来,在知乎的主要关注点,都是放在茶类话题(特别是茶叶相关)之中,茶具类不过是偶有涉猎——我可以保证我在所有话题之下的回答都试用了同样一套道德自律标准,却无法保证对所有话题所有问题都保证同样的答题热情。这个问题的关注度这么高说实话我是蒙圈的~~~~~

  我答题从来都是图自个儿痛快,他人认可也好,骂街也罢,于我都是不垢不净的东西——当然,对于后者我会尽速使用屏蔽以免浪费彼此光阴o(╯□╰)o若有问题欢迎提问,若有错漏疏失欢迎指出,但若仅仅是不认可我的看法,烦请您将我拉黑,因为大家彼此之间,已然无法进行交流。

  汝窑,在她创制的年代就是彼时最为顶级的瓷器之一,那么这个问题的讨论范围,或者说对比的对象,就一定应该是古代汝瓷(还有个隐含范围就是存世的物件,如此方可进行有意义的比较)与现代仿汝窑中的顶级精品。自然而然的,本问题的讨论就不该涉及现代市面上泛滥的托名“仿汝”的烂货——在讨论顶级跑车之间的性能对比时,突然乱入一辆夏利,你会不会感到奇怪(⊙﹏⊙)b?

  若参与本问题讨论的都是心智成熟的成年人,那么类似“次品对极品”的田忌赛马式的入门逻辑就不该出现在此——为求政治正确,我向在此问题讨论中使用了这类逻辑的未成年人先预付我的道歉( ‵▽′)ψ

  而能够让这个问题成立并可以引发讨论的前提,就是我们仅就物品本身的工艺与艺术性进行探讨,一定要忽略掉所谓“岁月沧桑留下的痕迹”云云。否则,只需要鉴定物品的年代并以之排序即可,这世界倒也清净了。在讨论这个问题时,我个人将问题中的汝窑视作是一种对瓷器分类的定义范畴而不是历史范畴,否则,只需咬死“汝窑就仅仅是那馆子里的六十来件”,那同样也是无处惹尘埃了。我承认岁月刻痕自有其韵味,但若将其作为品质评断的标准,那么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讨论的意义。

  前文提到的灌浆注模酸洗作色引来不少质疑,对此我认为应该与本问题的讨论范围相结合。既然是比对古今汝窑的最高水准,自然而然的就应该排除掉为了适应大批量生产又或是制假而创制的工艺。至于看客知不知道这些工艺的所指,我有答与不答的权力,没有一定要普及扫盲的义务。

  灌浆注模大大提高的瓷器的生产效率,使得相对精致的瓷器得以走进每一个家庭,从这个角度而言其具有相当正向的意义。但这种意义并不能直接套用在最为顶级的物件的生产上。

  我不否认技术的进步,但起码目前为止,灌浆注模技术生产的物件仍然无法与全手工制作的相媲美——当然前提是以两者中最为顶级的产品相比较。到这儿了还在耍田忌赛马式逻辑的,烦请您大发慈悲拉黑我。

  灌浆注模与手工制胚的瓷器,基本上只要一打眼便可辨识(有些可能还要换个角度确认一下)。想必一定会有人说他就是无法区分,我想,大概,或许,那不是我的错o(╯□╰)o

  至于酸洗,则是低温烧制的垃圾为了做出乳浊的效果而创制的手段,可以类比用氟化氢将光滑的玻璃腐蚀成毛玻璃。为这种下流手法唱赞歌的,就真不知道是啥个动机了~~~

  评论与其它回答中有不少特别推崇中国古代制瓷工艺的意见,也有许多支持现代技术进步的见解。我认为,在面对古人遗留下来的物事时,既不能在做出理性判断之前便三跪九叩,也不应大棒一挥破除一切四旧。

  不论是古人的精湛工艺,亦或是现代的技术发展,我认为首先应该承认他们都具有理性有限性。古人制作瓷器受彼时条件与环境影响,手机报码网现场开奖区!确实有许多环节无法尽善尽美;现代生产技术已然达到一个很高的程度,同时具有进一步发展的广阔可能性,但截至目前为止,他还无法完全取代全手工制作。大规模批量生产自然是不在话下,但对于顶级的精品而言尚有相当不足——这里的顶级精品是指工艺的精到与艺术价值,与什么稀缺、限量之类的商业手法全无半点关系。

  在比较古汝窑、现代手工精品瓷器、现代大批量生产瓷器之时,年代、www.368838.com历史、稀缺性等等都不应纳入考量范围——我们既不是在讨论古玩的行情,也不是在考虑工厂出货的快慢。工艺是否精湛,物品是否精美,才是评审的核心。

  既有对于传统工艺的传统发扬,又在制作中合理使用现代技术辅助,同时辅以严格的道德自律,非如此不足矣得好瓷。

  不仅仅是这个问题,在回答其它问题时,也时常会遇到各种善心人士的心水建议:“你一定没看过XXX”、“你应该去看看XXX再来回答”……没有人是全知全能,但是当讨论空间限制于知乎时,这种逻辑实际上可以进行横向和纵向上的无穷推进——或者说,是无穷构陷。您的精力与其放在对我回答资格的质疑,莫不如拿出经得起推敲的答案,哪怕您拉黑我也来得更爽利不是?

  蔡晓芳先生确系业界值得尊敬的大师级人物,早期晓芳窑也有不少精品流传。但是,蔡晓芳先生系化工出身,他的强项在于釉水的调制,至于制胚、烧制、许蕾姆苏丹的乌克兰少女香港马会开奖资料,绘画等等,俱不是先生强项——前提是与专精从事这些瓷器制作工序的匠人相比。因此对于蔡先生个人,我认为不应过度神化。

  再说现在的晓芳窑。因为当年积累下的赫赫声名,晓芳窑在玩家之中享有了相当的声誉,而现在的晓芳窑就是在利用这种惯性进行突破从业底线的图利活动。灌浆注模批量化生产,这绝不是晓芳窑的品牌形象和地位应该干的勾当。当下仍在热情吹捧现代晓芳窑的,或是卖力炒作的商家(炒晓芳的上海最为多见),或是对其贪痴双全的买主接盘侠,或是听到其经过营销话术美化的历史就不明觉厉献上膝盖的路人甲。

  曾于去年刻意考察了北京马连道经营仿汝或类似仿制传统瓷器的商家(考察范围总有数十家,知名的那几个一个不落,其它门类如青花等不在考察之列),仅仅发现三家全手工制作,其余商家经营货品多为模具灌浆货色,几个大品牌则全线都是模具货。六成以上商家的茶品存在酸洗工艺,其中某些节操丧尽的,全线茶品全部酸洗~~~~以上涉及数据均系大概的记忆统计,看了一圈真心不想浪费生命统计详细数据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